杏鑫官网_创业的“痛苦”,想当老板的你准备好了吗

   |    2020年4月18日  |   杏鑫官网  |    0 条评论  |    34

很多人没当老板之前都想当老板,羡慕当老板之后的那种自由,可是当了老板才发现老板也有老板的不容易。创业当老板带来的种种“痛苦”,你真的准备好了吗?

  抉择之痛苦

  当公司做到一定规模之后,创业者自然无限风光,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公司发展方向的抉择,这种思考的痛苦是普通员工所不能理解的。公司究竟要不要壮大,如果想要进一步发展,是聘请职业经理人还是自己来做,并且还需面对处理老板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矛盾,矛盾出现时,职业经理人可以挥一挥手走了,但老板还需收拾好烂摊子,这种情况给老板留下来的将是很大的阴影。

  风险之痛苦

  公司越大,所伴随的风险也会越大。以前,许多中小企业的创业者都是依靠中国改革开放的机遇而成功的。既然他们成功了,必然有其成功之处。如,有的人聪明、有的人努力……但他们也同样存在着修养的短板,其中包含知识修养和境界修养。很多时候,这些人并不清楚自身的做法是否合理或者正不正确。甚至触碰到了法律,最终的法律后果必然是老板来承担。

  亲情之痛苦

  在这种时候,创业者的付出比普通人多很多。算算他们的工作时间,早上六点钟就开始起床,然后去办公室处理相关事务,中午开会或者陪人吃饭,下午接待业务客户,晚上还要应酬,比普通人还要痛苦。等下班回家的时候,老婆与孩子都已睡了,老板与老婆双方的角色就像两种职业,一个是职业老板,一个是职业家庭主妇。由于双方缺少沟通,久而久之越来越不可能产生共鸣。

  在这里除了家人以及兄弟,很多人做了老板以后,由于利益的纷争,导致兄弟姐妹反目成仇,自己成了孤家寡人。另外,有的是好朋友一起做合伙做生意,开始很好,做到一定程度,每个人的想法就不一样了,有的说自己还要继续发展,急需钱投资,不能退钱,最后却搞得不欢而散。

  孤独之痛苦

  在很多人看来,老板的朋友众多,但风光的仅仅只是表面。与政府之间,永远是讲不清楚小心翼翼的关系;与亲人之间,由于缺乏沟通可能出现疏离;与曾经的朋友之间,由于多年忙碌,要么分离,要么仅仅只剩上下级的关系。

  当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,很多公司烦恼已经不可能和老婆谈事情,也不能与朋友说,由于涉及到商业机密。老板只能与公司的核心员工讨论,但是老板与下属之间永远是上下级的关系,隔着距离,老板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话告诉下属。当有烦恼时,不能与家人诉说,不能与朋友诉说,更不能和下属诉说,高处不胜寒。

  有老板开玩笑,周末找职业经理人打球的人很多,但找他们的很少,因为没有人愿意与老板在一起。由于是老板,不能随便外出,不能随便做事情,自身的一举一动都要考虑到企业的形象,享受不到别人所谓常人的快乐。

  财富之痛苦

  在许多老板看来,有钱比没钱更痛苦,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老板,由于需要考虑财富的安全,吃穿上并不比以前放得开。每到逢年过节时,老板都头皮发麻,因为变相的敲诈随时都会发生。有时老板看起来,实际上比谁都“小”,黑白两道都要应酬,大小部门都要“烧香”,谁让你有钱呢?至于小混混赌钱赌输了,认为哪个老板有钱,就直接威胁他说,我在哪里输了多少钱,你给我拿多少钱过去。这种情况在其实是非常常见的。

  安全之痛苦

  无论是那个老板,在经营过程中都无法避免去得罪人。因为,很多老板对自身的生命安全担忧,甚至是为自己配备保镖,有些老板甚至在家里都保镖不离身,他们无法享受普通人多姿多彩的生活。许多老板,尤其是中小企业老板对于子女的教育问题,都变成了一种畸形。他们不敢让自己的孩子与别人家的孩子一起玩耍,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贵族学校,不仅仅是考虑到教育环境,更多的是考虑到这类学校安全系数相对较高。孩子送进去就安全了。进而因为出身而注定了他们的命很娇贵。

  变态之痛苦

  在老板圈子中流行着这样一句话:老板不是人干的。对于中国老板来讲,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老板越来越不能过上正常的生活,其中包含不正常的心态与不正常的人际关系。比如,有的老板会赌博甚至吸毒了。这种生活从佛教解说来讲,这是一种病——劳逸病。有了钱不知道做什么,吃喝嫖赌过度的享受,就是劳逸病。比如,有的老板非常迷信。由于先天的知识结构不足,常常有老板莫名其妙的赚了钱,又莫名其妙地让自己的企业垮了台。正因为缺乏思考问题的眼界,老板就像古代人一样,搞不懂自然现象的时候只有求助于迷信崇拜。

  责任之痛苦

  对于企业而言,谁都可以没有,偏偏不能没有老板。无论是大企业老板还是小公司老板,总有上百上千人,甚至是上万人等着找他要饭吃。如果由于他们的离开导致企业破产,那么将有很多人面临失业以及重新选择岗位。甚至对整个产业都可能产生影响。老板无形中对社会做了无形的大贡献。但这些使命也使得老板不得不面临其他痛苦,如社会的仇富心态与自己的身心俱疲。

  在中国,某些拥有财富的“资本家”们,在社会上都承受着相当大一部分舆论压力;此外,任何人都会疲惫的时候,社会的责任、市场的竞争、各种人际关系都迫使老板们无法自由地退出自己的职业舞台。当年巨人的失败,所有的人都在骂史玉柱,他所承担的负债压力和社会压力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——曾经一晚上就抽了五包烟。

  学习之痛苦

  最后,无论企业是作为学习性组织,还是老板自身需要改变学习,很多老板是又工作又学习。而成功之人往往会用过去的经验来衡量今天的经历,以前这么做可以成功,现在是否也可以呢?然而,对于一个渴望超越自己的人,所面临的最大痛苦是不得不改变自己。

噢!评论已关闭。